朱雀战纪 51 落难兰若寺

时间:2019-08-08 来源:www.singlesafterdark.com

  

  “老大,别光顾着骂,赶紧逃命吧,那些妖狼要追上来了,有几千头呢!”冷心身旁的黑烟里传来了赤瞳的声音。

  “妖……妖狼?!还几千头!”三京像发了疯一样向冷心追去,再没有半分视死如归的英雄气魄。

  “你们……你们……好歹拉我一把呀!”又跑了片刻三京感到双腿发麻,速度明显放慢,举着一只手可怜兮兮地喊道。

  神音看着不忍心,折身返回拉着三京的手。身在半空飞着怎么也比在地上跑着要快一些,神音一时心急没有控制好速度导致三京重心不稳被绊倒在地,同时神音自己也被拉了下来。就这么一下子,身后狼群奔腾的声音又近了好多,那令大地为之颤抖的威势让三京和神音的头皮一阵阵地发麻。

  “神音,别管我,快走!”三京扶起神音把她往前一推。

  “三少爷别怕,我用御风诀带上你!”

  “别!那样会拖慢你,快走……哎呀,怎么回事!?”

  三京的话还没有说完,只见一道影子在自己面前晃了一下,然后他就被人抛起。三京吓得哇哇大叫,还没有等他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,发现自己踩在什么硬实的东西上。只不过那东西好像不是很稳,三京明显感到晃了一下。

  “扶稳了。”

  三京甩头一望,见冷心站在他身前半尺之地,马尾辫差点抵住他的鼻子。三京下意识地后退,突然发现脚下踩空,整个人要往下掉去。

  冷心快速向后伸手及时地抓住他的手掌,稍稍用力住前一带,三京整个人不由自主地贴住冷心的后背。冷心明显一颤,却也没有停滞,把三京的手引向自己腰间,低声说了一句:“抱紧。”

  三京这时候才发现他跟冷心正踩在那个大剑匣上。冷心法诀一念,那剑匣马上像离弦之箭向前射去。三京吓得哇的一声大叫,另一只手也赶紧抱住冷心的腰。

  视野左摇右摆,忽上忽下,时高时低,看得三京头晕目眩。他只得把眼睛闭上,猛风吹在耳边啸啸作响。三京心想这肯定是冷心所说的御剑术,这风驰电掣的速度比他奋力狂奔要快得多。

  赤瞳大叫一声:“快看,兰若寺就在前面!”

  一股寒彻骨髓的冰冷感一闪而过,身后的狼群突然停下来,隔空对着他们愤怒咆哮。

整齐的直线,就像有一堵透明的墙挡住它们。

  冷心示意赤瞳和神音停下来,回头一看,只见远处幽暗的树林里尽是黄澄澄的眼珠,像无数飘动着的萤火虫。

  “不管怎样,我们应该暂时安全了。”冷心轻轻舒了一口气,弯起手指往三京的手背轻轻一弹。

  “啊!”三京一声痛呼,猛地松开环抱的双手,身子一仰从剑匣上掉了下来。摔了个仰面朝天,久久爬不起来。

  “臭女人,犯得着这样吗!”三京愤愤骂道。

  “我说过,我讨厌男人碰我。”

  “又不是我想碰你,是你自己……妈呀!”金刚杵被冷心悠然抛下,就插在三京脸旁两指之地,吓得他马上闭嘴。

  冷心从剑匣上轻轻一跃跳了下来,念动法诀,大剑匣顿时失去力量的牵制掉下来。冷心看也不看,两手一伸就把剑匣背住,那动作极为潇洒,看得神音直拍手掌。

  冷心也不理会躺在地上嚷痛的三京,慢慢踱步打量这传说中的鬼地兰若寺。

  这里已经多年无人踏足,地上铺着厚厚的落叶,新的盖住旧的,旧的在底下无声无息地腐烂,化为时光的灰烬。杂草从石板的缝隙里钻出来,以缓慢的脚步走遍整个寺院,踏过断壁颓墙,爬上屋檐瓦顶,与青苔为邻,到处填画上古旧的色彩。一眼望去尽是黑幽幽一片,让人心头有一股淡淡的悲伤,那是面对死亡的悲愁,这寺庙已成一具巨大的尸体,在一个遗世独立的地方慢慢风化剥落。

  在寺庙的大门口屹立着四大金刚的石像,其中两尊只剩下半个身子,断口处长满青苔,乍一看像干掉的血痂。另外两尊的金刚怒目在悲凉的意境里给人一种哀嚎痛哭的错觉。那些庙宇大殿外面挂满了蛛网,偶有风过便飘飘摇摇向人招手。空气里飘着一股淡淡的霉味。

  已经不见阳光了,天空阴阴沉沉,像是要下雨。明明是炎夏时节,可这里的气温如同初冬时分。

  宁采臣从三京布袋里飘出来化作人形,他看了几眼四下的环境,沉沉叹息:“这里比过去更加荒凉……”

神秘的界线,他又得意洋洋地对它们挑衅。扮鬼脸,晃腰身,扭屁股,各种风骚。神音笑得越大声,他就闹得越欢快。

  “真幼稚。”冷心踢起一块小石头,不轻不重地打在三京的后脑勺上,止住他的无聊闹剧。

  “进去看看。”冷心打了声招呼便向一处殿厅走去,赤瞳和神音连忙跟上,三京摸着隐隐作痛的脑袋也慢慢走了过去。

  眼看三京他们走进寺庙之中,那些妖狼更加激动愤怒,低声咆哮,焦躁不安。

  “大人,怎么办?他们逃进了兰若寺?”其中一只妖狼问它们的头领。

  “那里是老怪物的地盘,我们不可以坏了规矩,先去通知左护法,由他决定该怎么办。传令下去,在左护法来到之前我们要封锁兰若寺,绝不能让那些人离开。”

  妖狼领命而去,妖狼头目本来狰狞的脸容忽地冷冷一笑:“说不定在千言大人来到之前这些人就已经死光了。”

缝隙就有蝙蝠“扑扑”地飞出来,一股难闻的气味直刺鼻腔。他们几个大感难受,里面积满了灰尘和蝙蝠的粪便,两人高的佛像倒在地上,视野里的木头都已经发霉了。

  “神音,能不能清洗一下这地方?”冷心拍拍神音的肩膀。

  “好咧,没问题!”神音念动清水咒的法诀,一道清泉从地上冒出来,噗的一声散开,如同一层薄冰覆盖在地面上。这些泉水缓缓蠕动,慢慢啃食那些污渍。过了片刻,神音又念法诀,这些水哗哗作响退回地下,并把那些脏东西全部带走。经过这样一弄,整个殿厅焕然一新,只是那股杂夹着霉味的气息一时之间还未能完全消去。

  三京对此感到奇怪:“冷心姑娘,为什么要打扫这个地方?”

  “今晚我们要在这个地方过夜。”

  【30天中篇小说课程长期招生】

达到当天最大量